blackfive

冷剧冷CP爱好者,自给自足。最近产粮【始祖】【火影】【我英】坑王,只能保证短篇完结。爱好众多,能力有限。过去产粮【Merlin】【POI】【Hannibal】

【我英乙女/欧尔麦特】神职者

作为卧底的欧尔麦特x立场不明的你

警告

有肉,未成年人不要点

人物ooc

欧尔麦特有部分黑化

2018-12-15

【我英乙女/相泽】增幅明日香10

第九章

“啪”泪水溅落在榻榻米上响起闷声,紧接着是无法掩饰的抽泣声。

明日香所有带好的坚强、漠然现在就像是鸡蛋壳被轻而易举的敲碎了。她似乎忍受着极端的痛苦,身体卷缩在一起,颤颤巍巍的抖着,哭声断断续续。

相泽几次伸出手却迟疑着不敢行动,就像是第一次见到火的野生动物,火焰鲜活的生命力像罂粟一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,可火焰灼热的温度却令他止步不前。

最终相泽像是下定了决心,坚决的将明日香拥入怀中。

这像是打开了什么的阀门,明日香的哭声更大了,像是要把这些年所有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。

相泽温柔的拍着对方的背,将头和明日香埋在一起,一言不发。

看着这一切的欧尔麦特越发觉得自己及尴尬又多余。...

2018-12-12

心情很沉重,刚刚订的外卖打开发现被人吃过了。

现在深更半夜,饿着肚子

思考人生

2018-12-12

【我英乙女/全员】当他欠了你的钱

三巨头/相泽/午夜

绿谷出久

“绿谷,你欠我的早餐钱快还我。”你早上在上学路上堵住绿谷同学,将他拉到巷子里。

有着绵羊一样蓬松的绿头发的绿谷,睁着被吓出眼泪的大眼睛,湿漉漉可怜巴巴的望着你。

“钱。”你不为所动,将手掌摊平。

“抱歉,我忘记了,是500日元对吧。”绿谷慌乱的将书包卸下来,翻找钱包。

“不是,是500000日元。”你面无表情。

“诶?不,xx同学,早餐不会那么贵的,你是不是记错了……”绿谷的眼眶汇满了眼泪。

“没有记错。”你“绿谷你不是想赖账吧?嗯!”

绿谷被你的胳膊困在墙角,原本就瘦小的身子现在更是缩成一团。

“不不、只是……”

“没有只是。”你

“我知...

2018-12-06

【我英乙女/全员】关于有没有男朋友这件事

(绿谷/爆豪/山田/欧)


丧偶式恋爱全员

你的女朋友明天就不一定是你的女朋友

哪怕上一秒还有女朋友下一秒谁呢说得准呢?

薛定谔的女朋友


完成小可爱点的爆豪梗,张嘴!啊啊啊啊——


绿谷出久(折寺时期)


平常放学后总会和自己一起吸欧气的男友最近一直在失踪。

发过去的欧尔麦特表情包也被对方制止。

【欧尔麦特媚眼。jpg】

“这样不太好呢oo酱。”

明明之前都是他负责制作欧尔麦特表情包和动图,现在竟然告诉自己这样不尊重人?!

出久这家伙,不会脱粉了吧!!

为了验证他对欧尔麦特是否还忠诚,专门买给他欧尔麦特应援衫,限量版,你坚信只要是欧粉就没办法拒绝的那种!

连续一周都没能约到人,你都怀疑对方是...

2018-12-02

【我英乙女/轰焦冻】圣诞奇迹3



第三章


“祈祷纱希在一年前就已经去世了。无论是谁给了轟君你她的校徽都是一件很过分的事情。”绿谷站在走廊上严肃的告诉轰焦冻。

一边的爆豪脸色也很不好,双手插在兜里一言不发。

轰愣了愣,他轻轻的说:“不会的,也许是同名呢?”

绿谷和爆豪对视了一眼,爆豪不耐烦的咂舌,绿谷看了眼轟,眼里饱含着歉意。

“也有这个可能。”绿谷小声说“但……”

“你就直说吧,压根不可能。磨叽什么?”爆豪粗暴的打断了绿谷“你自己上网查查,虽然报纸上名字没有给出来,但是校名还是有,信不信由你。”说着就转身走进教室。

绿谷嘴里慌张的叫着小胜,也追着走进教室。

轰看了看手心里握的湿热的圆形校徽,金色的背面阴刻着“祈祷纱希”四个汉字,他紧紧...

2018-12-02

这里是不会起名大家凑活着看专栏

最近到过年前后都会非常忙,更新时间就不会像之前那么固定了。

但是我会争取不坑。

最近产粮:

●我英(这边更新)

●始祖家族(这边也更,想要看连续一些的可以去随缘)

我个人是杂食向,并不介意是不是耽美或者逆cp

一般我会在文章前面表明

如果介意某些内容看到预警大家就可以自行跳过

✪ω✪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【这里是给以后放链接预留位】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同步在晋江上更新中长篇

晋江搜索:黑像

===============...

2018-11-30

【我英乙女/轰焦冻】圣诞奇迹2



第二章


依旧是那条背离繁华的街道。

小公园内来往的人却减少了很多,草丛和隐蔽的设施内都听不到奇怪的声音。要是按照店铺的说法,这家店萧条了许多。

轰焦冻捧着热咖啡靠着栏杆站在街边。咖啡杯里冒着的热气还没能暖热他的手就消散在空中,到最后咖啡已经在寒夜里失去了温度轰焦冻还是站在那里。


“喂,你。”

轰转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,一个穿着校服裙背着的包上别满了闪亮亮装饰的姑娘叼着烟叫他。看见轰的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,姑娘伸出手指夹住烟,精心修过的指甲上贴着许多水钻,香烟带起一阵火光,轰小幅度的向后倾了倾。

姑娘看着他,慢条斯理的吐出一个烟圈“你在这里有什么事吗?”

轰摇了摇头,也许是因为双眸是不同颜色,他在...

2018-11-30
1 / 11

© blackfive | Powered by LOFTER